後來我才知道,「新山」就是馬來西亞歌手梁靜茹的故里。

為了參加一場朋友的婚禮,我來到馬來西亞,到處認識朋友的朋友,馬來西亞對我而言仍舊是大亞洲的一部分,亞洲建築因著文化差異有細微的不同,但沒有什麼特別重大的差別,頗為缺乏「異國」的想像。到新山的那天,天將下雨,街上到處是蒸騰熱氣,汗也像打開的水龍頭般洶湧冒出。

這是即將拆除的新山監獄,開放參觀的第一周,朋友的朋友笑說:「這裡變成最熱門觀光景點」。說來奇妙,我也不懂為何要在馬來西亞參觀監獄,恐怕是因為建於日據時代的新山監獄,有不少鬼怪傳說,更吸引我。朋友的朋友是「星島日報」記者,剛體驗過新山監獄「入獄記」,監獄招待記者前往入獄一天,一切待遇比照死囚,平時養尊處優的記者,關進沒冷氣沒電視卻有很多小強和老鼠的監獄,人人一邊喊刺激一邊擔心不已。隔天的報紙卻讓我們啼笑皆非,某報導言寫:「我沒有犯罪,卻入了獄?」一篇篇文情並茂的長文,新聞簡直成了記者作文時間。

朋友說,「馬來西亞記者只要高中畢,中文程度常出問題,報上也常錯誤連篇。」我笑了,想到在台北斤斤計較每月錯字表、拼字校正,其實在另一個時空,這些全不是問題。

新山監獄中庭有一口荒廢的深井,傳說日本將軍曾在此砍殺十多名男女老幼,將之投入井中,因此常在夜半時分出現幢幢鬼影,甚至還有獄卒看見飄動的白色人形,據聞獄卒即使深夜巡視,也不敢接近該處。朋友的朋友則透露,在記者們入獄時,的確有一名獨住一囚房的男記者遇見奇事,鋼杯在他眼前飄移,把他嚇出一身冷汗。從中庭往前進,有一列「禁閉室」,囚房外先是一道厚實的鋼門,外面還有一道大型木門,光線無法射進,唯有鋼門上開有通風的小孔,在囚犯被關入一片黑暗,心生恐懼之時,獄卒會翻出最恐怖的鬧鬼傳說,在孔洞前喃喃敘說......

空無一人的監獄,有再多傳說都不可怖,不知何處湧入一群披著頭巾的馬來小學生,在空曠的走廊上嬉鬧。離開時,走廊的盡頭出現一頭貓,重重鐵網下,貓的眼神,顯得特別純真而不切實際。




Posted by クロコ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